陌上语声喧

黑暗无边,与你并肩(一发完)

文章很渣
自己不知道在写什么的写了快万字
想写个番外可是拖延症晚期
ooc都是我的
美好和荣誉是他们的

————————————————————————
“Klay~”Stephen看见Klay向自己走过来,开心的喊到。
Klay一愣,下意识看向身后的女孩子。
算了,早晚是要坦白的,对自己对他都好。
“Stephen……今天约你出来,是想……”果然,看着他闪光的眼睛就说不出口。
“是这样,你好,我是Klay的女朋友Delia。很抱歉,我自私的跟Klay打了个赌,我说如果连男人都能喜欢他我就跟他在一起,对不起。”
Stephen握着咖啡杯的指尖泛白,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三个人间的气氛顿时有些凝固。
“Stephen真的很对不起,可是我希望你能……”
“所以你爱的是她?”
“是。”
Stephen别过脸不去看Klay的眼睛。
“好。”本来就是男人跟男人在一起,当初又是自己主动,现在他有心爱的人,自己也不能死缠着,对双方都不好。
Klay紧紧的盯着Stephen,想把他的样子印在心里。
“对不起。”
“没关系的,其实你也没做错什么。”Stephen站起来。
“再见。”
擦肩而过,Klay还是听到了他的低语。
“再也不见。”
Klay抬头,望着他推开门决绝离去的背影。
可是自己还是伤了他,因为那四个字的尾音,颤的他心好痛。
“Klay?”一旁的Delia看着Klay眼中黯淡的光。
“其实你没必要这样的。”
“可只有这样,我才能护他周全。”
Stephen一个人出了咖啡店,沿着马路漫无目的的走。大脑一片空白,就像刚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可是为什么Klay变成了别人的,那自己呢,自己对他的爱算什么呢。
当初表白时你眼里的欣喜原来与我无关。
Stephen浑浑噩噩回到家中,开了几瓶威士忌,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幕都可怕的清晰着。冰冷的酒精入喉,神经跟着一起跳动,凉凉的液体一并滑落在地上,不见踪影。Stephen一瓶一瓶的喝着,直到思绪混乱不清的前一秒,回忆定格在曾经午后他宠溺的笑。手松开来,分不清碎的是回忆,还有心。
“喂…我要定一张机票……”

Stephen从冗杂的回忆中抬起头,轻轻呼出一口气。
终于,时隔五年,自己还是回到了Oakland,这个梦开始的地方。
轻轻推开尘封已久的记忆,Stephen,这一次,你不准在随随便便动心,那种痛,你承受不起第二次。
“Klay?”Delia看着眼前已经一天一夜没有休息的男人。他的神色一如既往的平静,可眼底的微青还是显露出他的疲惫。
“他为什么突然回来了?”还是在这个时候。果然Klay只有在提及Stephen的时候才会有明显的情绪波动。
“工作调动。”Delia回答。
“他不该在这个时间回来。”Klay起身望向窗外。
Ghost最近动作很大,自己还亲自带了几个人出手灭了A.M,不出意外的话仇家肯定会盘算报仇的事情。而自己唯一的逆鳞,就是他。
Delia看着他高大的身影站在落地窗前,窗外漆黑的夜色映在他眼底。
“我已经把能封锁的资料和信息封死了。你去联系一下Shaun。”
“您想把他带进来?”
“尽量不要让他知道,我会联系他的上司,就当两家医院之间开展一次学术交流好了。”
“OK Sir,我这就去办。”
Klay揉了揉太阳穴。少了Delia,此刻自己身边已无他人。
Stephen。Klay默念这这个名字。
我说过,要护你周全一辈子。
另一边,Stephen因为刚接到的通知惊讶不已。自己这刚被调过来,怎么还莫名其妙又去了别的医院。
是的,五年前,Stephen就已经在医学界小有名气,而且被认定天赋极高,再加之勤奋努力,还没毕业就已经收到了好几家医院的邀请。这五年的经验阅历和高超的学术技巧也让他名声大震,可谓是年轻有为。他也有这个自信这样说。可上头却突然让自己去……KT&SC?
那可是一家迅速崛起的医学界奇谈,据说院长同样医术精湛而且挑人眼光很准,近几年一直在培养年轻的医师,再加上医院的大量投资,在成立不过四年就成为全美数一数二的连锁性医院。
不过……这名字起的也……太凑巧了吧……
Stephen摇摇头让自己不要想太多,Klay大学时期的专业跟医学毫不沾边,肯定不会有那种可能。只是当做学术交流过去传播一下经验而已。忽略那家医院奇怪的名字,自己倒是对那个医院很看好。
在办公室收拾了一下东西,Stephen脱下白大褂走出门。
然而办公室门还没关好,身后就跟来一群护士姐姐。
“啊Stephen你要调走?”
“嘤嘤嘤好不容易来个帅哥还没一周就走了……”
Stephen看着眼前一群妹子扶额无奈。
“Stephen你要小心啊……据说KS那家医院背景很乱……”
Stephen停住脚步,回了一个让她们再次花痴的天使般的笑容。“大家放心吧,我只是去一段时间而已,应该还能回来的。再见啦。”
然后再次加快脚步,选择性忽略掉身后的一大票迷妹痛哭流涕的声音。
“您好,我是StephenCurry。”Stephen刚到KS医院就在门口看见了迎接他的人。
“你好,我是院长Shaun Livingston。”
  Stephen握住眼前有力的手。
“KS欢迎你。”“谢谢。”
“走吧Stephen,不介意我这么叫吧,当然你叫我Shaun就好了别叫院长。去开个欢迎会,虽然不用介绍他们也应该都认识你。”
Stephen不好意思的笑着,跟着Shaun走进了KS。
几周的适应期充分展现了Stephen的天赋和极好的人缘。Shaun对Stephen的工作能力赞不绝口,最近几个棘手的手术都交给Stephen主刀。而Stephen本人对于KS也十分满意。同事们在一些病例上的处理和他的想法不谋而合,每个人包括Shaun在内都无比的好相处。这为Stephen减去了不少在原来的医院中各种突发情况都要麻烦他的压力。
“Hey,Steph,你真的太让我满意了。”Shaun在办公室里又一次毫不吝啬的夸赞。
“你们都很棒,而且我很喜欢KS,从服务原则到医学态度。”
“今天是想告诉你,这一个月你也主刀了不少外科的手术,适当歇一歇。回去休息一下,不要老是泡在医院里。”
Stephen认真想了想。自己好像还没好好在Okaland逛过,虽然自己其实对这里很熟悉。
于是他接受了Shaun的建议,开始了自己的三天短假。
然而Stephen美好假期的第一天,Shaun就无奈接到了夺命连环call。
“亲爱的你还可以在惊慌一点吗?”Shaun看着手机屏幕上不断跳动的名字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Shaun,这段时间Stephen他……还好吗?”
很好。Shaun翻了一个比刚才还大的白眼。
“所以你打了五个电话只是为了问我你的旧情人?!”
“Shaun你应该习惯了。”
是哦。Shaun庆幸自己跟Klay是在打电话,不然此时此刻他已经被自己的眼神杀死了,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
一个面瘫每周准时给自己打电话问别人自己还要习惯。
不行我要反击。
“Klay我刚刚给了他一个短假,by the way你要是还喜欢他就赶快下手,不然我那可是好几个小姑娘和小伙子惦记着呢……嗯Steph是真的很讨人喜欢……”
Shaun听着那头短暂的沉默心情大好。
“等一下Shaun,”这边,Klay心念微微一动,“你的意思是他现在不在医院里?”
“Right.”
“我可以去看看他?”
Shaun一边感叹恋爱中的人都是傻子,一边吐槽,“我跟你说Klay,真的这样下去Steph会被人抢走的……”
“OK谢了。”
“……”行吧这个面瘫也就这时候说话说的多。Shaun认命的放下手机开始专心办公。
然而挂断电话之后的Klay反而难以平静。自己真的五年没有见过他,虽然一直断断续续知道他的一切,可是……
可是,Klay轻轻起身,他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抑制不住汹涌的思念。
我要去见他。
Klay伸手在桌旁的抽屉中拿出一个黑色的丝绒盒子,而后推开了门。
Klay是知道他回来之后的住址的,所以把车停在了离他家不远的地方,然后快步跟上眼前无比熟悉的背影。
这么多年还是改不了在路上左顾右盼的毛病。Klay看着眼前的人勾起一个宠溺的笑容。
此时此刻,Stephen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被人跟踪了。不得不说Okaland的夜晚是真的很美,他抬头环顾四周,灯火通明。然后没来由的想起从前被那人牵着手在街头乱走的时间。Stephen苦笑,自己本来就忘不了,而且又回到了这里。
Klay在Stephen身后保持着一段距离,灼热的眼神仿佛要把Stephen的背影点燃。
Klay还没有想好自己要如何面对Stephen,他应该……不会原谅自己吧。
二人走走停停,各怀心事。
直到Stephen突然在一家咖啡馆前停住脚步,久久不动。傍晚已经关门的店前并无旁人,他抬头看着这家店五年来未变的招牌。
惊醒,归零,触景生情。
Klay的心止不住的隐隐作痛,此时他只想抱住眼前故作坚强的背影,然后再也不放开。
只是下一秒,他就对上了那双独一无二无比熟悉的眼睛。
时间仿佛一瞬间的静止了。
Klay惊喜的紧紧用目光锁住眼前的人,一寸一寸的看着。他是真的一点都没变,还是那双干净的眼眸。
但Stephen现在脑子是死机的。脑海里什么都没有,完全空白。他察觉到了有人在身后跟着他,所以才会绕了这么久没回家,直到最后实在忍不住,才转身想和这人正面对峙。可是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人竟是自己五年了毫无联系的前男友。
Klay缓缓抬起的手臂将Stephen拉回了现实,然而下一秒,在Stephen看清他手里的东西之后瞬间心慌起来。
Klay手里是一把枪。
Stephen对枪支的研究让他瞬间对枪的型号和杀伤力作出了判断。
柯尔特袖珍外加消声器。杀掉自己不在话下还能保证没人看见。
Klay他,是想杀了我吗。
五年后第一次见就想杀了我。
还是他等这样一个机会等了五年。
他真的。从来都没有爱过,我。
这个认知让Stephen下意识的向后退,心跳不受控制的杂乱无章,每一下都带着刺骨的痛感。
Stephen不断地向后退,眼睛却死死的盯着Klay深不见底的眼底,看向那一片读不出情绪的漆黑。
他的手臂终于举平。
没有退路了。
“别动。”
恍惚间耳边如同错觉般响起了他带着温度的声音,然后一股力量抓住他的小臂顺势往后一带。
一眨眼已是在他温热的怀里。
背后是什么东西倒地的声音。
Klay一只手将Stephen抱在怀里,另一只手用枪柄迅速抵了一下自己的手腕。尔后安抚性的顺了顺Stephen的后背,将枪放进口袋里。
Stephen意识到自己现在这个姿势太过矫情和暧昧,深吸几口气迫使自己冷静下来,掩饰好刚刚莫名红了的眼眶,然后推开他,顺便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你应该向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Stephen别过头去,假装看不到Klay眼里的失落。
Stephen不明白,当初说分手的是他,而今不明不白缠着自己的也是他。
“……”Klay微微低头。
是自己大意了。明明猜到了他们会从Stephen这边下手的,如果刚才只有Stephen一个人……Klay不敢往下想,现在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从刚才来看对方无非是想要绑人活捉,没带什么枪支器械,同时也害怕在这种市区闹出血案。自己的枪一向是装着消声器的,更何况就算在市区也不是什么大事。
当务之急,是把Stephen送出这片危险区域。
Stephen看着眼前默不作声的人,一股委屈和恼火涌上心头。
“我不希望再见到你了。”Stephen转身就走,他无奈Klay比他先一步拽住了他的手臂。
“Follow me.”
“Why?”Stephen不解,回头苦笑,“你到底想要怎样?让我和原来一样围着你转才可以吗?你不是有女朋友了么?还差我这一个?”
Klay看着他强撑的笑容和眼底流转的光,握紧了拳头。
不能让他知道,什么也不能。
“还是说刚刚有人因为你想要我的命所以你有负罪感?”
“够了。”Klay打断道,听不下去的。
Stephen一字一句都是控诉自己曾经的残忍,他无法做到看着Stephen自揭伤疤而无动于衷,更何况现在的处境自己必须冷静下来带着他离开。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快点跟我走。”
Stephen甩开他的手,“你走吧,今天就当作都没发生过,我们以后没必要——”
“小心——”
决绝的字眼还未出口,Stephen就被Klay用力一拉,从他身前被护在了身后。
Stephen反应过来的时候,眼前已经站了约摸十个人,每人手里端起一把枪,将自己和Klay围了起来。
绝非善类。
Stephen觉得事情复杂的有些超出预料。
“好久不见啊Tompson。”
Klay不动声色的将Stephen死死挡在身后,皮笑肉不笑的回敬来人:“呵,Adrian,我上次给你留了一条生路,你还真好意思独活。”
一个月前,Klay带着四个人杀入了Adrian的父亲领导的加州最大的销毒团A.M总部。
Ghost里每一个人的能力都毋庸置疑,更何况还是Klay亲自下手,五人无一伤亡却让那人多年来的心血毁于一旦。杀到最后发觉Adrian已经逃走,Klay也没有要追的意思,便了放他一条生路。
然而……Klay握了握拳头,自己明明早就想到Adrian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所以从Stephen一回来就把所有消息一并封住了。
来人不怒反笑,“Klay Tompson,今天我就是来报仇的,不过在杀你之前,我们来好好玩玩”
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拖延时间,自己一个人还无所谓,可Stephen也在,动起手来肯定占不到上风。Klay一边想着,一边装作对来人的话感兴趣的样子拖延。
“你身后这个就是医学界的天才StephenCurry?”
被挡在Klay身后的Stephen微微一挑眉,突然觉得事情比自己认为的更复杂。很显然刚刚跟踪自己的那个人是因为Klay的原因,可是自己跟Klay没什么关系啊?而且眼前这个人,竟然认识自己?
“长的是不错,也怪不得Ghost一向冷血的leader一直念念不忘你这个小情人。”
Adrian轻佻的笑着,邪邪看向Stephen。
Stephen混乱的思绪突然清晰起来。从刚刚两人的对话中就听出些端倪,这人肯定把Klay看作仇人。如果Klay是Ghost的人……一个多月以前轰动美洲的A.M被Ghost几人屠杀的事件顺理成章的跟眼前的事联系了起来。
而比起Klay的身份,Stephen更惊讶与这个人竟然知道自己曾经和Klay的关系。
Stephen不动声色的观察了一下Klay的神色,然后从Klay身后缓缓走了几步,站在他身旁,笑着对那人说:“这位先生恐怕搞错了吧,我是他情人?你也知道我是个医生,我们俩是原来在一起过,不过是他先甩的我,您还不如绑了他未婚妻威胁他,顺便也帮我消灭一个情敌不是?”意料之中的感觉到身旁人的眼神越来越冷,Stephen硬着头皮继续笑着。
那人显然惊讶了一下,Stephen敏锐的捕捉到了对方眼中闪过的难以置信。
“呵,没想到你KlayTompson也是单相思啊,惦记了这么些年的小美人竟然恨你?那你原来干的,可全都白费功夫了。”
Klay不自觉的握紧拳头,在感受到手腕上越来越快的振动频率之后才轻轻松了松。
然而此时此刻Stephen的眉头拧在了一起。
Klay到底做了什么关于自己的事情自己却一无所知。
看来自己跟他,需要抽时间好好的谈一谈了。
如果还能活着从这离开的话。
Stephen扫了一眼四周黑漆漆的枪口这样想着。
就在Stephen走神的片刻,Adrian已经走到了他面前,手里还转着这一把泛着冷光的刀,用刀尖挑起Stephen下颚。
“你说要是你这张小脸毁容了,Tompson会不会很伤心啊?”
Adrian说着突然面色狰狞,狂笑道:“KlayTompson,当初你毁我父亲的心血于一旦之时,就该想到会有今天,我要把你在乎的,一并毁掉!”话音未落,一道银光闪现。
紧接着冰冷的触感如毒蛇吐着芯子缠上Stephen的脸。
电光火石之间,Stephen感觉那阵痛感消失了,一只有力的手死死的握住了Adrian的刀尖,让他无法动弹。
Stephen眼睁睁的看着鲜红的液体刺眼的从Klay手心里滑落,空气中血腥的味道扩散开来,耳边清晰的听到周围的手枪上膛的声音。
“我警告你不要动他。”
“死到临头你还有资格来警告我?”
Klay突然松开手,高高举起手臂,另一只手腕上的振动频率急促起来。
“你知道你的父亲为什么会死吗?”
Klay嘴角挑起一个诡异的弧度,带着血的手缓缓张开。
五——四——三——二——
“peng——”
周围的人毫无预兆的倒下,整齐划一,Stephen还未反应过来,便被人拉到一旁远离了危险境地。
“Shaun?”“现在不是时候,回去会告诉你的。”
Stephen环顾四周,发现刚刚震耳欲聋的一声枪响原来来自不同的四个人,每人手里两把枪,命中心脏,无一例外。
而Adrian瞬间惊慌失措,想要抓住Stephen做人质,刚一伸手,Klay用没有受伤的手钳住他的手腕,右膝发狠的顶上他的腹部,然后手腕一转撩出一把刺刀直接插入,动作干净利落到一点不像是在杀人。
“我警告过你了,不要动他。”
枪声响起之前,Klay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说到。
街边重新归于平静。
“你先离我远一点。”
慌忙过来查看Stephen有无受伤的Klay突然身形一顿。
他一点也不想让Stephen看到的,这些罪恶,这些血腥,这些肮脏的东西,这些黑暗。他是救死扶伤的医生,身处光明,而自己呢?
Klay第一次眼神涣散,无声看着自己沾着血的手。
“Stephen其实……”一旁的Shaun看不下去了,他从来没有见过Klay这个样子,眼睛里一片死灰。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Klay用眼神制止了。
“好……我不过去……你过来一点好不好,离我近一点……”Klay的声音低沉的压制着所有的柔情。
“……”Stephen还是往前凑了凑,站在离他一步远的距离。
然后,那只有力的手臂揽住了自己,把自己包裹在那个熟悉的怀抱里。
Klay把下巴抵在Stephen肩头,很轻很轻的说到,“我会把你调回原来的地方,再也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了,我保证。”他顿了顿,“照顾好自己。”
缓缓的,在他额头上印下一个吻,带着几分最后的柔情,“对不起。”
Klay用手轻轻附上他的眼睛,朝着相反的方向,走过去。
Stephen立即感受到了他熟悉的气息倏忽消失了。睁开眼睛转身,看着Shaun还有几个人跟在他身后,一步一步的走远。
Stephen咬紧嘴唇,手不自觉的插进上衣口袋里。
这是什么?
手碰到了一个硬梆梆的东西。
拿出来迎着灯光看,是个黑色的盒子。
心跳突然间加快了。
里面躺着一个银白色的指环,即使在昏暗的灯光下也显得熠熠生辉。
“Klay——”
Klay刚转过身去,就被那温热的气息扑了满怀。
Stephen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是行为完全跟不上自己的思绪,只是想留住眼前那个远去的身影。
可是Stephen余光瞥见一个人,突然松开了自己抱着Klay的手。
没看错的,Stephen对自己说。
那才是Klay的女友。
“Sir,您的手必须处理一下了,Curry先生 麻烦您在车上帮忙包扎一下。”
Delia察觉到Stephen复杂的目光,率先开口提出一个让Stephen无法拒绝的请求,毕竟他是因为自己而伤的。
“Stephen我们跟Klay先走,我开车回KS。”Shaun及时的补了一句话,然后没等Stephen推脱就把他拉上车。
Stephen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忽视Klay的注视,一心一意处理伤口。那把刀真的很锋利,伤口划的很深,Stephen用酒精迅速消毒后开始用绷带小心翼翼包扎了一下。
“好了。”Stephen放下医药箱,故作镇定的说到,突然感手机在口袋里连续振动了几下,拿出来查看时首先看见了Delia的署名。
Stephen不露痕迹的看了一眼明显出神的Klay,悄悄挪远了一点点,开始看Delia发来的满屏文字。
“Stephen先生,很抱歉这样打扰你。我并不是Klay的女朋友。五年前,Klay是Ghost的继承人,他的父亲,也就是当年的leader私自给他订好了未来的妻子。leader希望两个家族可以合二为一独占鳌头,所以想要除掉你。Klay用了一年暗地里挑选了二十人,在婚期的前一个月将对方的杀手团一夜之间消失,也就是曾经轰动一时的杀手界第二Moster被Ghost一支围灭了消息。Klay的父亲因此希望落空,也相信了Klay的能力,放手把Ghost交给了他。只是,Klay再强,也因为人数不占优势,差点命悬一线,就是今天受伤的那只手,手腕下侧至今留着很深的伤疤。他真的很爱你,所以当年可以跟他父亲对着干,把所有你的消息全都封起来。我从小就是Ghost中的一员,一直陪着他把他当做自己的弟弟,所以才会告诉你这些。你们已经错过了五年,他终于强大到可以保护自己爱的人了,请你给他一个机会。还有,Klay的心结在于,他手负人命,而你跟他不一样,你是他的救赎。”
Stephen强睁着眼睛凝视窗外厚重的夜色,拼命忍住了眼泪。
Klay一直以为Stephen不愿理他所以抱着手机玩,可Stephen却突然撩起他的袖子来找什么。
那道疤痕就这样赤裸裸的暴露在Stephen眼前。
伤疤很长,一直向上蜿蜒负在半个小臂上。Stephen下意识的用指尖去触碰,眼中全是心疼。
“是不是很疼?”
Klay看着面前小脸都拧在一起的人,不禁上手轻抚他的眉心。
“怎么突然问这个?都过去很长时间了,早没感觉了。”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闭口不提受伤的原因。
“两位下车了啊。”Shaun适时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尴尬。
“我觉得我们需要好好聊聊。”Stephen说完拽住Klay另一只手臂跑走了。留下Shaun一人望着没影的两人无奈又有些欣慰的笑了笑。
“说说你这五年是怎么过的吧,还有你手臂上的疤。”Stephen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找出一些瓶瓶罐罐,假装不经意的问道。
“还好吧。”只是缺了你而已。Klay心里想着,看着眼前的人又把刚刚包扎好的绷带拆开。
“不用这么麻烦的,小伤而已。”Stephen充耳不闻,上好药重新包扎了一遍,然后倚在办公桌上,看着Klay的眼睛。
“你听好,”Stephen想了一下,缓缓开口说,“我一点也不介意你的身份,因为,”
他顿了顿,琥珀色的瞳孔里仿佛若有星光闪烁着,“我在遇见你之前啊,也是个杀手。”
Klay心头一颤,“说下去。”“你肯定听说过的,很早之前道上的Shadow,和你现在一样的接单规矩,”Stephen向前几步站在Klay面前,“我曾经是Shadow中的一员,后来一次出任务受伤,养伤的时候……”
“Shadow就团灭了?”“也算不上吧,leader爱上了一个仇人的女儿,被报复了,所以我们都没事,只是最后……他们死在了一起。”Klay心里很震惊,不过多了一分庆幸,因为如果这样,Stephen是不是会原谅自己,然后接受自己。
“你从来就没有亲手杀过任何无辜的人吧,连Adrian家族也是因为他父亲的卑劣行为,我知道虽然Ghost很可怕,不过,你们还是解决了加州不少麻烦。而且,我可不怕你。”Klay看着眼前的Stephen狡黠的笑着,像一只调皮的猫。
“对不起。”Klay说着。就算他原谅了自己,可是自己是真的做了很多事情,让他难过了。
“我以后不会再给你受伤的机会了。”
“我没你想象的那么弱好么?”Stephen环住Klay的腰,四目相对,他的鼻尖抵住他的鼻尖,然后Klay毫不犹豫的一把揽过他的腰身,禁锢在自己怀里,低头覆上他的唇,轻柔却炙热地辗转在他的唇间,倾泻的思念把Stephen紧紧围住。Stephen不自觉的把全身的重量加在Klay手臂上,小心回应着Klay热烈的攻势,唇齿相依。
终于不知谁先结束了缠绵,Klay轻轻扣住Stephen的手腕,抵着他的额头,看着他泛红的唇和澄澈眼睛里的自己心情大好,忍不住勾起一个宠溺的笑。
“喂!”Stephen从口袋里摸出那个意外发现的盒子。“这是你的?”
“嗯。”Klay顺势想要拿回来,亲手为Stephen带上那个戒指。
Stephen将手藏在身后,“你先答应我一件事情。”
“你要相信我。”
“我可以成为Ghost的一员,杀人也好,救人也罢,我都可以的。”
“可是我有能力站在你身边。我想站在你身边,把命和心都押给你。”
“跟你一起死的话,想一下也很浪漫。”
Klay第一次眼前模糊了焦距。
从来没有一个人,自己的父母,自己最信任的手下,自己最好的兄弟,没有一个人,说过要陪在他身边。
也有人和他一同出生入死过,可是,只有他,想要和自己一直走下去。
Stephen是带着温度的明亮,柔软了Klay所有的锋芒。
“我现在身体素质还是可以的,枪支和冷兵器都没太大问题,紧身搏斗的话,你教我,好不好?”
“好。”
Klay看着眼前的这个人。
从大学到毕业,分离五年,再次相遇。
他们都曾在枪火之下求生,都曾在黑暗里苦苦留住光明,都曾在刀尖下血染衣襟,都曾,孤身一人前行。
可现在呢。
Klay去抓Stephen藏着的手,然后拿回了那个盒子。盒子里是一个银色的戒指,样式很简单,只是表面隽着暗花,嵌了一颗小巧的钻,戒指内侧,是花体的“K•S”。
Klay把戒指拿出来,然后从盒子底部抽出一条银光闪闪的链子。
“我答应你。”
“你刚刚说的我都答应。”
“从现在开始,出任务都和你一起。”
“所以,”Klay斟酌着语言,倏忽想起一句恰当的话,“留在我身边吧,我是说,和我在一起。”
手上的指环被轻轻挂在银链上,Klay看着Stephen不明所以的小表情被可爱到不行,一手胡乱揉了揉Stephen的头发,一手小心翼翼地将手上的项链带在Stephen颈间。
“唔?”
Stephen将脖子里多出来的东西放在眼前,然后抬眼看着Klay。
“我想拿它向你求婚啊,不过不是现在这个场景。到时候亲手为你带上,现在先栓住你好了。”
Klay解释着,然后从自己脖子上同样把带了很多年的那个戒指拿出来。
Stephen歪着头看着Klay笑,然后伸出手来。
现在啊,还是黑暗,可是他们身边,都有了对的人,足以一生走下去。
Klay握住那只手。
黑夜很长又怎样,他们都不在孤独,也足够强大去守护自己所爱的。
还有很多事情,他们彼此都没有解释清楚,不过都不重要了,留下来慢慢说。
有他在,他们就会有无数的明天和美好的未来。
是啊,Klay回给Stephen一个笑容。
有他在呢,怕什么。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