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语声喧

【獒龙】流言(大结局 · 下)

奶獒:

*完结篇
*监狱AU(犯人 x 狱警)
*OOC预警
*不上升真人
*结局HE


前文:


上篇:点链接  中篇: 点链接


下篇·上: 点连接 下篇·下:点连接


大结局·上:点连接



正文


张继科转醒时已是后半夜了。

他迷迷糊糊中感觉到有人替他捻好被角,一睁眼就看到马龙侧躺着身子半撑着脑袋,也不知道看了他多久。

张继科不禁笑出声来,他伸出手将马龙揽进臂弯,拢了拢道,“看我干嘛?”

马龙找了个自在的姿势躺好,眼神一秒也不离开他的脸,“你管我?”

张继科去蹭马龙的头发,和他头抵着头,揽着他的手臂又收紧了些,他看着天花板上因为潮湿而卷起来的墙皮,长舒了口气道,“诶……真好啊。”

马龙跟着他的视线看上去,笑他道,“这有什么好的。”

“你不懂,只要有你陪着,哪里都好,”张继科声音很轻,像是说给他听,却又像是在喃喃自语,“你知道今晚我为何非要留你吗?”

小小的单人被两个成年男性盖起来很吃力,马龙将被子挪给他大半,自己伸出半个身子问道,“为什么?”

张继科沉默半晌,闭上眼缓缓道,“八年前的今天,我把他约到了学校后山上……”他感到怀里的马龙僵了僵,便有一下没一下地用手心轻拍他的后背,“我并不知道火车是什么时候开过来的,我俩扭打做一团,我本只想给他点颜色看看,让他日后收敛些……”

“他上来掐住了我的脖子,在我感觉自己快要窒息的时候,我用力推了他一把,”张继科语气平静,像在讲述别人的故事,“谁知他被脚下的石头跘了一下,身子向后仰,脚卡在了铁轨里。”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那列火车穿过山洞呼啸而来的样子,他那几秒一直看着我,哀求我,没了半点嚣张的样子。他说,张继科,救救我,我脚卡住了。”

五平米不到的小房间里一片漆黑,安静得只听得到马龙不太平稳的呼吸声。

“可是我没有,没有去救他。”张继科哽咽了一下,“那个眼神,我这辈子都忘不了,这些年,只要我一闭上眼就会想起那个眼神,就像冤魂一样缠着我不放……龙……他到底是不是……罪有应得啊……”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含糊吐出几句断断续续的话来,便又沉沉地睡了过去。马龙并没有回答他,他只是望着铁窗外被云层遮住半张脸的月亮发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等张继科再次醒来时天已经亮了,他下意识伸手去探身旁的位置,却发现不知何时马龙已经悄悄走了。他掀开被子下了床,一颗一颗扣好上衣的纽扣,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铁窗前,此时太阳已经升起来了,朝霞透过淡薄的云层,透过窗外那颗葱郁的槐树,透过树上层层叠叠的叶子,将斑驳的阳光投到他的脸上。

忽而一阵早风将不知名的清新花香吹向他,张继科终于感受到了八年以来从未有过的生命力。



似乎自从那日的群殴事件后,0357和狱警的关系便一直被人当做茶余饭后谈论的对象。所谓积毁成山,三人成虎,风言风语总是如同病毒一般疯狂滋长,能够轻而易举杀人于无形。

马龙前脚刚跨进监号楼,后脚就听见小刘跑来的脚步声了。

小刘朝他小跑来,抢过他刚拿在手里的巡逻册,笑脸盈盈对他道,“龙哥,你前天值夜班辛苦了,这几天我来替你巡逻吧。”

“这么谄媚,你小子是不是又闯什么祸了?”马龙说着就要把册子从他手里抢回来。

小刘手往后一躲,尴尬笑道,“这回真没有,你回去休息吧,啊。”说罢便三阶三阶快步跨上了楼,徒留马龙一头雾水站在原地。



许昕见马龙皱着眉进门,扬手朝他一挥,下一秒便看到马龙脖间明晃晃的红印子了。

马龙朝他走过来,端起他桌上的茶杯径自喝上几口,许昕嫌道,“两个大老爷们儿喝同一个杯子,你能不能注意一下卫生问题。”

马龙摇摇头道,“不能。”又一面吹散茶水的热气一面问他,“有事?”

“上回你跟我提的调职,我考虑了一下。”

马龙嘴凑到杯沿上忽地顿了顿,听许昕继续道,“前几天市里刚成立了个专案组,20亿的网络诈骗案,是个大案子,那边正缺技术人员,我把你给他们了。”

“我拒绝。”

说罢,他便转身往门外走,被许昕叫住:“你去哪?”

马龙头也不回:“去监号楼押犯人去食堂。”

“这段时间你别抛头露面的,你的工作让小刘替你,你就留在办公室里整理整理文件。”

马龙并非不知道外头那些风言风语,可许昕这种态度却让他心里说不出的烦闷。

他回过头道,“我知道你想护我,可你护得了一时,以后怎么办?”又做出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来,“这种事我早就习惯了,没你想得那么脆弱,更何况……”

马龙突然收了话,眼神却满是坚定:“让他们说去,我不怕这个。”

许昕也不再和他绕弯子,敞亮起来道,“那我也跟你直说,你的调职申请已经交上去了,最快也就这几天的事。你不要以为这是你一个人的问题,这还关系到市监狱的名誉。”

见马龙直愣愣看着自己,却又哑口无言,许昕酝酿半天开口道,“马龙,你不如就当一场梦,你从没来过监狱,也不曾……不曾遇见他。”

谁知马龙听完竟大步走上前去,将头顶的警帽摘下来,重重扔在桌上,目光炯炯:“若是在八年前,你对我这样说,我一定会妥协,”与此同时,他也将肩章摘下来:“可这一次,我偏不。”

最后他将胸前的警员编号拽下来,拍在许昕的办公桌上:“我确实不打算再干下去,可就算要离开,也绝不会是让别人左右。”

马龙不顾许昕错愕的神情:“不用你来,我自己辞职,老子他妈的不干了!”

说罢,他还真从上衣口袋里掏出张折好的纸摊开来,首行正中间‘辞职申请’四个娟秀的大字昭然若揭——原来都是他早就打算好的了。


前几天的雨下过之后,天气开始逐渐显现出些初秋的迹象来。办公楼正对着的是监狱的大门,门是厚重的钢板,钢板的最上头还有长达几十厘米的铁刺,就是这一道门,将外面的世界与其隔离开来,似乎是在这样压抑的氛围里待久了,本不是犯人身份的马龙竟也恍然觉得自己像是池鱼笼鸟,不能畅快的享受自由了。

马龙抱着不轻不重的收纳箱,里面装着他在监狱这段日子来所有的物品,他站在办公楼前的台阶上,环视门前一大片空旷的空地,围墙边的白杨树已经稍稍开始落叶了,这使他能够透过密布的电网隐约看到围墙后的蓝色天空。这道墙很有趣,犯人们刚入狱的时候,会痛恨这道高墙,慢慢地,竟也习惯生活在其中,最终他们会发现,自己已经不得不依靠这道高墙生存了。

马龙抱着收纳箱朝大门走去,那里挺直地站着两个哨兵,神态庄严地望着前方。接着,他便注意到哨兵室外等待着他的张继科了。他仍旧身穿着那套与其他犯人无异的深蓝色囚服,只是因为身材比例占了优势,便穿出一种独一无二的风格来。他手上被人加上了手铐,由于行动的范围较远,已经超出了监区,脚上也被戴上一副脚镣,身后守着两个武装的狱警,显得非常落魄。

张继科见马龙注意到了自己,咧开嘴朝他笑,手举到空中朝他挥手,铁链没有温度的声音乒铃乓啷传进他的耳朵里。

马龙一步一步走向张继科,朝他身后的两个狱警道:“我能单独和他说几句吗,很快。”

两个狱警并没有过多为难他俩,便稍稍往后退了几步,给了两人不算太长的较为私密的时间。

时隔这么久,张继科还是头一回见到身穿便装的马龙,一阵风刮过来,吹得马龙额前的流海有些乱,他便抬起被手铐束缚着的一双手为他拨弄。马龙眯起眼,突然就感觉又重新回到了那段上学的时光。

张继科问他:“接下来怎么打算?”

马龙回答道:“有时候没有打算,才是最好的打算。”

两个人愣愣看着彼此,突然就笑起来了。

张继科收回为他整理发丝的手,打趣道:“这可不像你。”

“看来你需要重新认识我。”马龙耸了耸抱在怀里的收纳箱,语气轻快,有一句没一句地和他搭话,两人仿佛不像临别,反倒更像久别重逢后的互相寒暄。

张继科从宽大的裤兜里将那本词典拿出来,朝着马龙眨巴眨巴眼,将它轻轻递上马龙的手里道,“你先替我保管好。”这时身后的狱警慢慢走上前来,用眼神提醒着两人时间差不多了。

马龙伫立在门口,安静地看着张继科越走越远,张继科也一步三回头地望向马龙,就在他第九次回头之后,马龙转头大步流星地走出了监狱的大门,没给张继科第十次回头的机会。

他将收纳箱放在路边的台阶上稍作休息,甩了甩有些发酸的手臂,把手里的词典放进箱子里去。就在进箱的前一秒,一张小纸条突然从词典的扉页里滑落出来,掉落在了地上。

马龙弯腰将纸条捡起来,上面的字迹不算好看,一笔一划却都戳在了他的心窝里。他目光久久不能移开,起初唇角徐徐抿起来,弯出一条不易察觉的弧度来,紧接着,他的眼里似乎开始闪烁着水光,看着看着就笑起来,笑着笑着便有眼泪顺着眼角悄悄滑落。

马龙笑着,略带窘迫地去擦拭下巴上的湿痕,将那张小小的纸条折起来,放进了钱包的内袋里。



一年后。

两人读高中那会儿,学校的后门不远处有一条蜿蜒的河流。那条河不算宽,但却水流湍急,一年四季没有一天不在奔腾着朝海的方向欢快而去。河边方圆一里内是比人还要高的荒草丛,每每风一拂过,便像深秋农家金黄的麦浪,发出哗啦啦的美妙音符。河岸的浅滩上到处生长着绿油油的水草,常年浸泡在浅滩的静水之中,宛如精灵的裙摆。

当张继科时隔多年再次站在这条承载着他青春过往的河岸时,他理想中金黄的麦浪以及共舞的精灵全都消逝了,他将背上的行囊甩到一旁,径自躺在河岸边人工修建的斜草坡上,虽已经进入了初冬,但阳光却很好,这一刻,他突然想到多年前看的一部电影里的台词,这般形容此刻再恰当不过——阳光洒肩头,仿若自由人。

河边不知哪一年建起了一座幼儿园,张继科双手置于脑后,感受着宛若春天的风,感受着远处小孩子银铃般的欢声笑语,感受着从前那座校园里传来的朗朗读书声,以及一阵阵悠扬的下课钟声,仿佛终于得到了彻底的救赎与解脱。



他不知什么时候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只知道再次醒来时,不知从哪冒出一个三四岁大的小女孩,正跪坐在他上方的草坪上,撩拨着他头顶的发旋。

张继科坐起身,发现身上还盖了一件女孩粉粉的薄外衣。

“你终于醒了呀!”小女孩眼睛弯成两道可爱的月牙,跳到张继科面前,“老师说不盖被子睡觉是会着凉的,”又问道:“叔叔,你为什么一个人躺在这里?”

张继科笑得温柔,他伸手揉了揉小女孩的细发,“叔叔在等人。”

女孩睁大好奇的眼睛,又问他:“叔叔在等谁?”

张继科捏捏她胖嘟嘟的小脸,毫不避讳地说:“在等我的爱人。”

女孩歪着脑袋,不知在思考着什么,正想开口再说些什么,突然远处传来一道呼唤的声音。

“欢欢——快回来——”

被唤作欢欢的小女孩突然朝声音来的方向看过去,张继科也跟着望过去,只见夕阳西下的河畔上,一个幼师模样的青年正朝他俩慢慢走来。

张继科将小女孩搂进怀里,说,“看,他来了。”

—END—


「只有小孩子的世界才是最澄澈干净的」


哭着奔跑!!!


完结了!!!


感谢大家对这篇的厚爱!再次笔芯!


嘻嘻 求评论呀






评论

热度(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