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语声喧

【黑道】奸妃(七十九·完结)

方覆雨:


新楼盘开盘第一天市里就出了枪击事件,却并没有影响到它的销售。相反,因为张继科的死讯,楼盘的火爆程度一路高歌。除了肖门公司的股票跌了两天,似乎没什么更多的水花。

这并不难理解,张继科进去的两个月已经足够他们完成了公司内部工作的交接。原本濒临破产的肖门在不少高层锒铛入狱之后,反倒精简了繁杂的公司职位,在新项目上得到的进展令他们资金重新活了起来。如今在明面上,公司新的掌门人换成了方博。周雨的留下算是给风雨飘摇中的肖门一剂强心针,他在张继科身边几年,早被视作张继科的代表,他让不少张继科的下属对方博从怀疑渐渐默认。

张继科的死并没有打乱肖门的阵脚,它正在重生。

但表面的平静下内里依旧是一滩腐水,马龙曾试图打探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张继科究竟是怎么死的。

肖门将这件事遮得很严实,当时开枪的是警察,似乎是接到举报出警,却和现场的人发生了冲突。至于是不是误杀,随着警局自己内部的大动荡,暂时不得而知。

晚上的冷风凛冽,许昕把几个外地客户送上他们的车,回过头来看见马龙站在酒店门口。

做生意的人难免要忙于应酬,许昕最近胃不大舒服,席上借故换了饮料,一顿饭的酒便都由师兄替他挡了。马龙的酒量尚可,但因他喝酒基本不上脸,总能给人一种他是海量的错觉。即便白酒啤酒混着喝,眼下他还能走个直线。

许昕看着师兄走到自己身边,微微抬着眼睛,叫他,“昕儿。”

“哥。”许昕应了一声,又皱眉,“你喝醉了,回我或者师父那儿吧。”

马龙家没别人,喝多了半夜起来摔伤这种事儿他曾经是干过的。

马龙笑起来,他黝黑的眼睛里跳跃着不合时宜的光彩,“我没醉,我醒着呢。”

许昕道:“你别嘴硬,现在你也就能记得自己姓什么了。”

“我没醉。”马龙眼睛也不眨的反驳,“我还记得……”

后面几个字音揉碎在风中,许昕凑过去听,“什么?”

“今天是他头七。”

许昕最终依着马龙,把他送回了他自己家。师兄那场有始无终的感情他多少算知道些许,此时却也想不出任何词句能安慰他。

人生除了生死之外,再无大事。

被风冻得握着方向盘的手发冷,兴许是马龙的情绪影响到他,许昕也觉得有点怅然,连带回家的脚步都沉重了些。

家里灯火通明,燃着熏香味。

许昕换了鞋子,走到客厅,发现方博盘腿坐在地上,面前摆了个铁盆,正在烧纸。

冥纸被一张张扔进去,化作呛人的一缕缕黑烟,飘散在空气中,和那熏香混在一起,发出说不出来的味道。冲天的火光映得他脸庞通红,一张脸端的是面无表情。

许昕走到他旁边,随手拿起一叠纸钱往里丢,“你别把火警给我弄响了。”

方博木着脸不答他。

许昕又屈膝碰碰他,“嗳,你说你在这儿烧什么,张继科这要真回来也不能往我家走啊。”

方博拍了拍手上的纸屑,道,“世上哪有什么鬼神。”

许昕道:“你不信还烧。”

方博仰头,“你不是信吗?”

“我信。”许昕蹲了下来,神色难得严肃,“我信天道轮回,报应不爽。”

你瞧,明明自己坏事没少干,还一本正经的说自己信轮回,信报应。方博张了张嘴,到底还是放弃了,转而道:“不是给科哥烧的,我听秦叔说,你亲生爸妈有消息了。”

许昕敷衍的“嗯”了声。

“都已经过世了,虽然今天不是他们的忌日,但好歹对你有生育之恩,给他们烧点儿纸钱吧。”方博直起身,换成跪姿,双手合十,好像真的在跟与许昕有血缘的两个陌生人说着些什么。

许昕被转手卖了好几次,亲生父母的形象在他小时候受过的种种磨难中早已变得陌生而疏离。虽然秦志戬这些年一直在帮他寻找,但实际上许昕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有时候还隐隐盼着秦志戬别找到他们才好,昨日之日已逝,今日之日新生。

可看着方博跪在那儿,许昕那股回家时就在发酵的怅然情绪终于找到了释放的出处。

他拿来一杯酒,在火盆前斟满,想了想,道,“从小没怎么叫过,现在要我叫爸妈我可真说不出口。既然方博儿给你们烧纸了,我也给你们说说话吧。”

这些年发生了很多事,他的师父、师兄,他多少次的眼泪,多少回的险境。一时之间,许昕突然不知道从何说起才好。

“今年我就要满二十八了。”许昕把飞到自己身上的纸灰掸去,“也没什么好说的,吃得饱,穿得暖,还讨了个媳妇儿。”

方博在旁边听着,睁开眼狠狠的瞪他。

许昕笑起来,“我过得很好,真的。不用你们保佑我什么了,要是在天有灵,下辈子咱们有缘再做一家人……可别再丢我了,就给你们多这么一次机会啊。”

他说得很轻松,甚至有点没大没小的,方博却听得有些心酸。他伸出手去勾住许昕的手指,轻轻晃了晃。

许昕道:“在我爸妈面前,你别浪。”

方博恼了:“你才浪,你全家都浪!”

得,在人爸妈面前骂娘,有你的啊方博。许昕这么想着,转过头提醒他,“以前我就跟你说过,我全家只我一个,你骂谁呢?”

“……”

“不过现在不是我一个了。”许昕把他手拉起来,放在唇边亲了一口,语意缱绻,“现在有你。”

方博的脸一下红到了耳朵根,他别开头,却还是小声道:“嗯。”

两个人一跪一蹲,许久没有再说话。火盆里没有新的纸丢进去,火苗逐渐暗淡、熄灭了。

许昕突然问道:“今天是张继科头七,你为什么不给他烧点儿纸?”

方博站起来收拾狼藉一片的客厅,没好气道:“又没真死,烧啥啊?”

梦做得很不安稳。

残片一样的场景,有少年时、青年时,还有现在。马龙和张继科一开始形影不离,他俩一个班,经常连分数也你追我赶,挨得很紧。长此以往,马龙生出了一种莫名的感觉,好像他们会一直这样下去,名字永远搁在一起。

但世事从来无常,那时候的马龙不会知道,自己和张继科有朝一日会兵刃相见,会阴阳相隔。

延续了多年的爱恨,在张继科死的刹那终于画上了句点。

马龙被惊醒了,房间里没有开灯,黑暗变得模糊,他意识到自己正在哭。

眼泪浸得脸颊湿润不已,咸湿的水汽好像把他整个人都困住,深夜了,没有人知道他在哭。

在为那些许多年之前的事情哭,在为那骤然死去的发小哭。

为什么呢?

马龙,为什么要哭这些东西呢?

他甚至发不出一点嚎啕的声音,只能是默默的,无声的,品尝着窒息的感觉。

“你到底喝了多少?”

低沉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马龙去看他,那人微微蹙着眉,有些不解的样子。

“继……”马龙的嗓子被眼泪浸泡得嘶哑,他躺在床上,泪眼朦胧的看着那个人的影子,“继科……张继科……”

张继科静静的看着他,意识到或许马龙在醉酒的情况下把自己当成了在头七这天回家的游魂。他伸出手,想去替他擦掉眼泪。

然而,马龙却突然抓住了他的手,捏在手腕的力气很大,痛得张继科都忍不住又皱起了眉心。

“你为什么还要回来……”

张继科反问,“你不希望我回来?”

“从来——”马龙的脸上难得的流露出一股恨意,他茫然的睁大双眼,近乎咬牙切齿,“从来就没有怜悯过……”

“什么?”

“你能回来,证明有鬼神,可他们从来不肯怜悯我。”马龙仰着脖子笑,笑声绝望又悲凉,“我……求过他们……那么多年,我求他们能让你平安,求他们告诉我路应该怎么走,我求他们……”

可他从未得到过鬼神的任何回应。

他与张继科的关系毫无转圜的余地,到最后他甚至要亲手去杀掉他,有没有哪怕一个神灵能听到马龙的愿望?

没有的,他连说出口的资格都没有。他的前路永远浮云遮眼,永远如履薄冰。他的爱最终也熬成了狠。

然而,张继科死了,死在一个极其平常的日子。

马龙所谓的前路也彻底断绝。

张继科俯下身,吻在他的眉心。泪水被那人一点点吻净,他的气息驱散了眼泪的湿气。马龙听到那个影子低声说,“你不想我死的,龙。”

马龙摇了摇头,不知道是承认还是否认。

张继科也不必再知道,这些年他被马龙骗过很多次,因此他捧着马龙的脸,盯着他的眼睛,告诉他,“你比我想象的还要爱我,也比你想象的还要爱我。”

他的吻在双唇上,一触即分,好像一个注定破碎的梦。

泪涌了出来,马龙握住他的手指收紧,指节发白,仿佛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他颤着声音问,“你……到底……”

“这世上是没有鬼神的。”张继科的手灼热,盖住了马龙的眼睛,而他的声音和气息洒在马龙的耳畔,“别去想他们,龙,你只有我。”

彼此的呼吸在这样的夜里变得明晰,属于张继科的热度和他紧紧相贴,似乎永远也不会散去。

周末时许昕去邱贻可家和方博的几个师兄一起吃了顿饭,在方博的努力下,他和邱贻可之间已经没有太大的芥蒂。倒是张继科被他给揍了两拳,两个人吃饭时还别扭着。

回到小区,方博从后备箱里提出几个师兄送的袋子,分给许昕两个,撞了撞他的肩膀,“别老板着个脸嘛。”

许昕冷哼一声。

提回家之后,方博扒拉开袋子给许昕看,道:“这科哥还送了咱们两瓶红酒呢,你看,他还是很好的。”

许昕又冷哼了一声,“无事献殷勤……”

方博抬眼看他。

许昕把后半句吞进肚里,生生改成,“不是好人!”

方博坐在沙发上,舒舒服服的一靠,笑他,“你以为你是狄仁杰啊,还要让他接受制裁怎么的?”

“我?”许昕坐到他旁边,“就你哥这水平,怎么也是个皇帝啊。”

方博问:“那我呢?”

“祸国殃民,多半是奸妃。”

方博爬起来就要打他,许昕坦然接招,最终将他武力镇压。

被许昕压在沙发上时,方博还气哼哼的骂他,但被亲得七荤八素之后,他也没有力气骂人了。

真是一只小狐狸,许昕走神的想,而且套路越来越多了。

他的手指探入方博的衣服里,又觉得餍足,不管是小狐狸还是奸妃,总归是属于许昕的。

他一个人的。

End.
—————————————————————
1.朋友们!!我完结了!!狂喜乱舞.jpg,这文太他妈长了保守估计都有17W字,写的过程中多次想跳车弃坑!
2.有番外,但我得缓缓。这个故事本来是一个单纯的开车故事,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车没开几辆剧情越写越长,崩溃。
3.剧情不可避免有瑕疵,有时候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啥了,希望大家多多包涵,下一部我会总结经验多进步的。
4.但是我依旧喜欢这个故事,还算是个敢爱敢恨的故事吧,希望大家呱唧呱唧有长评就最好啦_(:з)∠)_

评论

热度(1506)